主頁>新聞>社會> 正文

讓孩子帶笑回家

核心閱讀

  王荃,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,從醫23年,她心系患者,淬煉醫術。她帶領著急診科30人的小團隊,每年接診來自全國的患兒近20萬人次、搶救急危重癥患兒超過2萬人次。“看到一個小生命被救過來,一切都值了!”她說。

  

  一個3歲兒童輸液時哭了。一位年輕女醫生安慰說:“寶寶不哭。”孩子說:“我沒有哭,只是眼睛下雨了。”這讓她瞬間深愛上兒科,兒科是這么美好!她就是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。

  從醫23年,無論是最初從事的重癥醫學科,還是現如今的急診科,與時間賽跑,與死神搏斗,面對生死而不懼,救患者于危難間,王荃帶領著急診科30人的小團隊,每年接診來自全國的患兒近20萬人次,每年搶救急危重癥患兒超過2萬人次。

  急中克難

  做團隊的主心骨

  王荃查房,像過篩子一樣,目的是不漏掉一個危重癥患者。一樓有10張病床,二樓有30張留觀床和10張急診重癥監護室床位,早上8時一次,下午4時一次,每天至少兩次查房,是王荃的必修課。

  “不是普通心律失常,高度懷疑暴心!暴心!暴心!”值班醫生與心內科聯系,說是一個患兒心律失常,王荃聽到后大聲糾正。這個患病毒性感冒的八九歲女童天快亮時被送到急診,臉色和嘴唇發白,身體乏力,再無其他癥狀,家長覺得孩子沒什么大問題。

  王荃卻發現孩子精神反應很差,用聽診器聽了聽心臟,立刻覺察出問題沒那么簡單。“心音特別低鈍和遙遠,不對不對,快上心電圖。”心電圖顯示,房室傳導阻滯。

  一聽“暴心”,急診科醫生把險情提到最高級,這是致死率極高的突發性心臟危急重癥,女童很快出現手腳發涼等心肌壞死的癥狀,生死就在分秒之間。“趕緊聯系心內科,快去藥房取大劑量激素。”王荃快速發出一系列十萬火急的指令,及時搶救。

  “多虧了王荃主任,這個孩子真是撿回了一條命啊。”回憶起這件事,急診科副主任醫師張成曄十分佩服,“在那么嘈雜的環境里,她能準確聽出心音有問題,她每一次的判斷幾乎都是對的,誤判很少!”

  急診科是沒有硝煙的戰場,也是急診科醫生的考場,考的是醫生的快速判斷能力。王荃說,急診就像程咬金的三板斧,就是讓孩子有繼續治療的機會。這三板斧拼的是真刀真槍,展現自己的綜合能力,技術、冷靜、耐心,三者缺一不可。

  遇到危重癥的時候,家長著急,孩子忍不了。王荃說,醫生必須靠自己的雙手、雙眼、耳朵來判斷,盡快把握病情,因為你的時間非常有限。一次次挑戰成功,一次次化險為夷,戰勝了病魔,挽救了孩子,更挽救了背后的家庭,與王荃深厚的“內功”不無關系。她先后在新加坡、美國等國的兒童醫院進修學習,還參與了《實用兒科學》等書稿的編寫和編譯。她認為,永遠不能預知下一個病人是什么樣的病情,這就是急診科的壓力。只能在一次次歷練中成長,一次次挑戰中戰勝自我,這條道路沒有盡頭。

  醫技高超,診斷精確,處事果斷,能啃“硬骨頭”,是大家的“主心骨”。這是張成曄對王荃的評價。

  讓王荃欣慰的是,近年來,作為國家兒童醫學中心,急診收治的感染性疾病和新生兒疾病逐步出現減少趨勢,這得益于我國婦幼醫療救治能力和預防保健水平的全面提升。

  急中有序

  先救最急重病人

  “開句玩笑說,兒科有種急診是媽媽們認為急。”干練、爽快的王荃說,“我們不能責怪媽媽們,因為這種心情我們都能理解。我們的夜間急診有70%以上的患兒只是簡單的感冒發燒,其實沒有必要非得夜里趕過來。這樣既折騰孩子,還容易交叉感染,倒不如讓孩子踏實睡一覺,第二天白天再到門診踏實看病。”

  在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,搶救按照色彩分出等級,紅、黃、綠分別代表病患的危重程度。在分診護士指導下按色彩候診,有序的急診能挽救更多的危重病人。急的病人不一定是重的病人,重的病人并不一定是急的病人,還有一種是又急又重的病人。現在、立刻、馬上三個詞疊在一起,就是急診搶救的動員令。

  4年前,王荃剛任急診科主任時可沒這么淡定,她基本上處于焦慮狀態,最擔心的是醫療安全。她猶豫能否勝任新角色,惶恐能給急診科帶來哪些變化。到了周末休息的時候,她心里還是不踏實,打電話問有沒有什么特殊情況。

  “其他科室的醫生一般先診斷再治療,或者說邊診斷邊治療;急診科需要邊救命邊診治,或者說是先救命再診治,這個過程有時候恰好反過來。”王荃認為,急需的病人應該在第一時間解決,不能讓非危重病人占用有限的醫療資源。患者來到急診科以后,給予及時救治,生命特征回穩后,轉入專業病房繼續診治。打開急診科的出口,讓更多的患者進入急診室。

  一個8歲兒童送到急診室處于休克狀態。他發生了嚴重的車禍傷,下肢骨折,會陰撕裂,渾身都是血。像這樣綜合性外傷的患者,究竟由哪個科室來組織搶救,急診科的大夫根據病情確定。普外病房的劉醫生臨時擔當起組織手術搶救的重任,各個相關科室輪番上陣,全流程作業,無縫對接,爭分奪秒地搶救病人。孩子最終被搶救過來了。盡管沒有內臟損害,劉醫生也沒有做與其專業相關的手術,但整個搶救過程組織有序,保證病人得到及時救治。

  打開急診科救治的出口,急診滯留的病人越來越少,急診資源合理配置,效率極大提升,收住院的患者從2016年的4725人次,提升到2018年的6852人次。2017年,急診滯留超過72小時的患者比例比2016年下降了50%,更多的危急重癥患兒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專科診治。

  急中見誠

  心系患兒盡全力

  一個7.5公斤重5個月大的孩子被送到醫院急診,診斷報告顯示,粒細胞減少,血小板減少,在急診留觀。忽然間,血壓、呼吸等生命體征急轉直下,轉入重癥監護室,沒多久就去世了。王荃查房時會不自覺地看那張床,這種難過是無法形容的,有時候自己像是家長一樣。她說,面對很多疾病,醫療的作用是有限的,但醫生一定會盡全力,讓帶著笑臉回去的人更多一些。如果帶不上笑臉,要帶著平和的心態回家。

  患兒情況瞬息萬變,矛盾和沖突無處不在。王荃常常叮囑團隊:“患者不易,注意換位思考。很多病人來到北京兒童醫院是為了尋找最后的希望,這對醫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我們要將這份責任擔當起來。”

  “燒一天了,高熱驚厥,孩子總該輸點液吧!”一位家長正在找王荃理論。王荃說,該輸液的一定要輸液,不該輸液堅決不能輸。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要輸液,而且輸液對這個孩子并無益處。王荃詳細地跟家長說明高熱驚厥發作時的處理方法和注意事項,家長被她說服,帶著孩子回家了。

  在急診科,患兒不會主動和你交流,也很難做到主動配合,溝通、檢查都需要花費更多時間。王荃坦言,醫患之間溝通容易“擦槍走火”。對于急診科醫生來講,溝通中最重要的是坦誠,有什么問題直接說清楚,不要含糊,這樣反而會盡快爭取他們的配合。

  前不久,一名12年前她曾搶救過的女孩突然來看她,感謝當年罹患重癥時候的救命之恩。彼時心思稚嫩的小學生,早已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王荃還是一眼認出了對方,熟絡亦如從前。女孩在微信里寫道:“我該有多幸運能遇到王大夫,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,那救命之恩呢?致敬像王大夫一樣的醫務工作者!”

  “兒科急診不好干,也得有人干。看到一個小生命被救過來,一切都值了!”王荃說。

責任編輯: 修己
相關閱讀
關鍵詞:
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