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>新聞>政務> 正文

山東壽光推廣冬暖式蔬菜大棚技術30年

  5月10日,工作人員在壽光菜博會上打理西紅柿。
  新華社記者 王建華攝

  4月11日,壽光一處升級換代的鋼架結構陽光大棚。
  新華社記者 李紫恒攝

  “在壽光,沒有你買不到的菜,更沒有你賣不了的菜。”

  這并非壽光人的自吹自擂。素有中國蔬菜之鄉美譽的壽光,的確擔得起這份夸耀。

  這里是冬暖式蔬菜大棚的發源地,該技術從這里推向全國,自此改變了“北方冬天無鮮菜”的歷史。

  這里是全國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之一、蔬菜價格的晴雨表,每天,至少數萬噸南北果蔬從這里進出,發往全國乃至全世界。

  這里是鄉村振興的良田沃土,曾叫響全國的壽光模式,以蔬菜產業化為引領,帶動工業、服務業齊頭并進,引來觀摩者無數。

  壽光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?在鄉村振興的新時代背景下,壽光又有何新作為?初夏時節,記者來到壽光,一探究竟。

  “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讓鄉親們富起來”

  6000萬元!當統計數據一傳開,著實把整個壽光震了一震。

  1990年,時任壽光縣委書記的王伯祥也沒想到,壽光推廣蔬菜大棚的頭一年,就給全縣農民增收6000多萬元。這對當時的百姓來說,簡直是天文數字。這一切,都源于一年前王伯祥做出的一個注定載入壽光史冊的決定:在全縣范圍內推廣三元朱村的蔬菜大棚!

  1989年,三元朱村黨支部書記王樂義,兩上關東,在遼寧大連的瓦房店,學到一門冬天不點煤爐就能長出新鮮黃瓜的獨門技術。在自己村里試驗成功后,迅速為村民帶來不菲收入。當年冒著風險,在王樂義苦口婆心勸說下一共種了17個棚;種棚的人家,那年冬天都成了雙萬元戶——一個棚純收入2.7萬元。

  壽光自古便有重視發展農作技術的傳統,“智如禹湯,不如常耕”,農學巨著《齊民要術》的作者賈思勰便生于斯、長于斯。然而在蔬菜大棚推廣之前,壽光曾是遠近聞名的貧困縣,三元朱村更是被稱為“要飯村”。

  “王樂義能種棚,你們咋會不行?!”當年王伯祥常常這么鼓勵猶豫不決的百姓。如今,他退休多年了,還常回憶那段歲月,“我就是壽光窮苦人家的孩子,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讓鄉親們富起來。”

  1990年,壽光全縣推廣擴建了5130個大棚,1991年建起了1.3萬個。在壽光的方言里,稱種大棚為“玩棚”。這既透著壽光人樂觀豁達的心態,也折射著他們以苦為甜的奮斗精神。

  2019年,壽光已經擁有十余萬個蔬菜大棚,占地約60萬畝。去年全市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20627元。以三元朱村的17個大棚為火種,如今冬暖式蔬菜大棚早已成燎原之勢,迅速傳遍全國。北到黑龍江省五常市紅旗鄉的“冬季溫室大棚”,南到南沙永暑礁的蔬菜繁育基地,西到貴州省遵義市的“楓香速度”,壽光蔬菜產業化經驗傳向全國,帶富八方百姓。

  “壽光成為全國蔬菜產業的‘風向標’”

  4月的一天凌晨3點,正是夜深人靜、大多數人都在酣睡的時候,壽光農產品物流園已人聲鼎沸,迎來一天中最繁忙的時刻。

  在一個以花菜交易為主的大廳里,車輛排成長龍,往來菜販比肩繼踵,放眼望去,一片人山菜海。

  僅這個物流園區,蔬菜交易品種就達300余種,年交易量30多億公斤。在這里,壽光百姓自己種的菜更是不愁賣,開著自家的農用車,往附近的蔬菜批發市場一拉,不到半個小時,就能數著錢回家。

  然而,30年前,王伯祥得為蔬菜銷路發愁。發展蔬菜產業,光種菜不行,必須把市場建起來,把流通環節搞活。

  壽光農產品物流園的前身——九巷蔬菜批發市場就是那時候建的,面積從最初的30畝很快發展到600畝。

  作為壽光蔬菜市場發展的受益者,菜商紀振南19歲就只身來到壽光打拼,如今已頗有積蓄。走南闖北的他覺得,壽光能走到今天,秘訣就在3個字:不賒賬。

  無論是在壽光農產品物流園這樣的大型現代化物流中心,還是遍地開花的村頭市場,大都堅持現錢現結,既不拖欠菜商資金,更不拖欠菜農的錢。

  不賒賬的背后,是壽光歷屆黨委政府對改善營商環境的持續努力。時任九巷蔬菜批發市場工商所所長的孫玉祥說,上世紀90年代,市場經濟剛剛起步,欺行霸市、缺斤少兩等現象時有發生,“那時候,我們一天要處理100多起糾紛。”

  市場環境好了,有了好的口碑,外地菜商紛至沓來。壽光不再只是一個蔬菜產地,更發展成為全國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之一。

  不過,真正讓壽光揚名海內外的是中國(壽光)國際蔬菜科技博覽會的成功舉辦。

  從2000年開始,壽光菜博會迄今已走過20個年頭。“一場博覽會,讓壽光成為全國蔬菜產業的‘風向標’!”北京博收種業在壽光設有研發基地,負責人張曉升認為,壽光已經成為農業公司技術實力是否達標的試金石,壽光菜博會將生產、銷售和技術研發等農業產業的全鏈條連接到了一起。

  “富了自己,還帶動周邊百姓共同致富”

 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畢業的碩士研究生齊炳林,放棄赴澳大利亞攻讀博士的機會,毅然決定回鄉創業。在他看來,壽光的蔬菜產業,雖然已經形成了成熟完善的產業鏈,但依然有廣闊的發展空間。

  齊炳林認為,近10年,是壽光蔬菜追求產量的10年。“以西紅柿為例,我們壽光主產區種植的大多是從國外引進的硬果型高產量番茄品種,因為保質期長,耐儲存,很受商販和農戶喜歡,但其口感差、果汁少,顧客卻不怎么喜歡。”

  如何從產業化邁向品牌化,是壽光未來發展必須攻克的難題。齊炳林認為,西紅柿的品牌化,口感就是市場的爆點。因此,他悉心培育了名為“戴安娜”的西紅柿種子,在市場上一炮打響,供不應求,成品在超市能賣到每斤30元。

  現在,有越來越多的像齊炳林一樣的年輕人,選擇回到壽光投身農業,不斷為壽光模式注入新的內涵。

  濰坊科技學院教授張友祥認為,壽光模式的一大特色,就是以蔬菜產業化引領農業與非農產業協調發展,帶動了“農民富裕、城鄉融合、農村城鎮化”。在位于田柳鎮的壽光金投集團現代農業創新創業示范園區,兩個4000平方米的智能溫室大棚和106個高標準溫室大棚已經建成投入使用,這里采取了“平臺公司+運營商+農戶租賃”的發展模式,統一技術、統一管理、統一品牌,降低生產成本,提升蔬菜品質,讓菜農的收入穩步提高。

  濰坊市委副書記、壽光市委書記林紅玉說:“在鄉村振興的新時代背景下,壽光模式的可貴之處在于,一個地方因地制宜搞好一個產業,富了自己,還帶動周邊百姓共同致富!”

責任編輯: 修己
相關閱讀
關鍵詞:
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